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印藝新聞 > 行業動態 > 全球降息浪潮襲來 負利率陣營或繼續擴大

全球降息浪潮襲來 負利率陣營或繼續擴大

更新日期:2019-09-23

分析認為,全球經濟體普遍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,而降息能夠降低融資成本,成為各國擺脫困境的重要手段。

北京時間9月19日凌晨兩點,美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,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至1.75%-2.00%,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的第二次降息。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布會上稱,擴大資產負債表規模的時間有可能比預期的更早。市場認為,美聯儲可能重啟QE。

金融危機后,美聯儲于2015年率先開啟加息,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。但今年降息+重啟QE的預期意味著其貨幣政策轉向。全球降息潮疊加重啟QE,流動性寬松的閘門再次被打開,低利率時代已經來臨,負利率陣營進一步擴大。“負利率時代漸行漸近。”華泰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李超說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,主要經濟體的降息減輕了人民幣匯率壓力,由此為中國貨幣政策的調節打開空間。中國央行在8月、9月并未跟隨美聯儲降息,顯示了足夠的“定力”,但未來仍有調降MLF、逆回購利率的可能。

分析認為,全球經濟體普遍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,而降息能夠降低融資成本,成為各國擺脫困境的重要手段。但自金融危機以來,利率保持在較低水平,潛在風險也在增加,比如債務過高、過度依賴貨幣寬松等。

全球央行再擴表

金融危機爆發初期,發達國家中央銀行啟動了各項常規貨幣政策工具(比如大幅降低基準利率),短時間內穩定了金融市場。而在利率水平已近零的情況下,為防止經濟陷入通貨緊縮,發達國家中央銀行還實施了非常規的貨幣政策,典型的為央行購買金融資產(擴張資產負債表)向本國經濟體注入流動性,史稱“QE”。

Wind數據顯示,日本央行總資產規模由危機前的112萬億日元擴張到目前的575萬億日元;同期歐央行總資產則由2萬億歐元擴張到目前的4.6萬億歐元。

自2008年11月起,美聯儲共進行四輪量化寬松,將其資產負債表規模從量寬前的9409億美元擴張至2014年10月退出量化寬松時的4.5萬億美元。2017年開啟縮表至今,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收縮了約0.7萬億美元。

此前的2018年12月,歐央行為QE畫上句號,購債計劃落下帷幕。當時,市場機構預計,歐央行首次加息可能就在2019年一季度,貨幣政策也將迎來正常化。然而,市場等來的卻是歐央行重啟QE。

在歐央行重啟QE之后,美聯儲可能也將會在資產負債表方面做出鴿派調整。在本次議息會議上,鮑威爾提到的“擴大資產負債表規模的時間有可能比預期的更早”引起關注。重啟QE后央行資產負債表將再度擴張。

“當貨幣政策面臨零利率下限時,就陷入了‘流動性陷阱’,QE對穩定經濟的效果更好。”李超表示,“但是如果QE釋放的增量貨幣并未有效流入實體經濟,沒有帶來經濟增速的企穩回升,而是更多的流入資本市場,會進一步帶來國債收益率的下降,與低利率甚至負利率形成負反饋。”

低利率隱憂

負利率有三個層次,第一個層次是央行的政策或基準利率為負;第二個是債券市場負利率;第三個是存貸款市場利率為負。此前,歐洲和日本已經出現了央行政策利率為負、債券市場和存貸款市場部分利率為負的情況。

在今年的降息潮中,債券市場和存貸款市場利率為負的情況有所加深。比如9月16日歐洲央行存款利率跌至歷史新低,為-0.5%;8月德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史上首次跌至負值。

如果從2014年6月歐央行開啟負利率算起,目前負利率已持續了五年。本次美聯儲降息后,市場預計:全球利率還將下行,利率水平將更低;未來負利率還將延續,甚至有更多的國家加入負利率陣營。

經濟學人智庫全球首席經濟學家Simon Baptis表示,如果利率長期保持在零以下,歐洲銀行在10年內將無法全部保持盈利,銀行合并、破產,及商業模式巨變都有可能會發生。

“美聯儲降息意味著全球經濟進入后危機時期,其特點是低增長、低通脹和低利率。”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稱,“每次危機之后都會去杠桿、去債務,只有這次因為寬松的貨幣政策,全球的債務上升,而不是降低。債務很高意味著風險很大,這是全球面臨的‘灰犀牛’風險。”

Wind數據顯示,G20實體部門杠桿率從2008年的201.3%增長到2018年的231.7%,十年間增長了30.4個百分點。

李超認為,目前歐日負利率的由來表象是歐債危機或長期通縮,但實質是生產要素困局導致經濟低迷。通過負利率、QE等非常規貨幣政策無法根本上解決增長問題,需通過結構性改革解決經濟增長的結構性問題,實現內生性復蘇。

“保持貨幣政策的適當寬松已經是全球央行穩定經濟增長預期的共識,這也為中國央行貨幣政策的調節打開空間。”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表示。

唐建偉認為,7月以來中國生產和需求放緩,三四季度經濟下行壓力持續較大,需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。“貸款利率并軌后,利率傳導渠道得以疏通,央行可以通過下調MLF利率引導LPR報價利率下行,從而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。”

8月美聯儲降息后,中國央行并未跟進降息;本次降息后,央行也并未馬上跟隨下調逆回購利率。對此,滬上某大型券商債券交易員表示:“在這輪全球主流央行的降息潮中,中國央行是少數沒有降息的大國央行。這顯得非常另類,顯示出央行在貨幣政策上的定力很足。”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彩名堂计划怎么看